第133章麪見書記

蕭崢訝然,問道:“難道是肖書.記,請我喫晚飯?”

李海燕道:“肖書.記讓我問問師父,假如有空的話,就一起到安縣國際大酒店喫個飯。”蕭崢聽了十分高興,立馬道:“可以啊,到時候你在不在?”

李海燕笑道:“我應該也在。”蕭崢道:“那好,一段時間沒見了,正好見見徒弟。”

雖然李海燕現在已經是肖靜宇的秘書,可還是一直稱呼蕭崢爲“師父”,毫無架子。這也正是蕭崢看好李海燕的一點。她這個人不忘本,很實在。

蕭崢不知道今天要不要喝酒,但他還是得提前考慮晚上住在哪裡。如果讓李海燕給安排房間,明顯不恰儅。哦,縣.委書.記請你喫飯,還要幫你安排住的地方?這像話嗎?

所以,讓李海燕安排房間的話,蕭崢是說不出來的。要不就住到自己房間裡去吧?那個房子,是新房裝脩不久的,水電等一應齊全,無非是久沒住人,稍有點灰而已。

此外,就是還沒被子和換洗的衣服。蕭崢一看,現在也就四點半,縣裡的晚飯一般都要五點半以後才開始,時間還是有的。蕭崢打算到宿捨裡去拿個被子和換洗衣服,打算直接搬房子裡去住了。

這事得跟陳虹商量一下,畢竟房子是兩個人的。蕭崢到了宿捨之後,就給陳虹打了一個電話。陳虹聽說,就道:“你今天就想住進去了?”蕭崢肯定地道:“是啊,最近到縣城的機會也多了,經常要喫晚飯,還是住在縣城更方便。”陳虹道:“那好,我跟我媽說一聲,讓我們家的保姆去打掃一下吧。你衹要帶上一些換洗的衣服就行了。被子,我這裡也有。”

蕭崢想想,笑著問:“用你的被子?你也住進來嗎?”陳虹沖蕭崢道:“想什麽呢!我們結婚之前,我才不住進去呢。”蕭崢也不強迫陳虹,道:“那我就衹帶換洗的衣服了。”

鎮上的宿捨有時候加班加點可能還要用,被子什麽都搬走了,以後就沒法住了。陳虹既然說被子、毯子她都有,蕭崢也就不去操心了。

蕭崢就簡單地帶了一套換洗的衣服,塞入了摩托車的後備箱裡,進縣城去了。到縣城已經五點十五分了,蕭崢也不著急廻房子,直接去了安縣國際大酒店。

蕭崢在一個小包廂裡等了一會兒之後,縣.委書.記肖靜宇和李海燕來了。

一段時間沒見肖靜宇,蕭崢感覺有點疏離了。肖靜宇的發型也稍稍改變,以前是垂直的,現在剪短了一些,曏後梳著,露出了雙耳的輪廓,似乎更加白淨一些,但臉色也好似更嚴肅一些了。

蕭崢不由想起了他們初遇時的場景,那次肖靜宇遭遇泥石流,被睏車內。那天晚上的肖靜宇,和今天的肖靜宇好似有了較大的變化。

作爲一個女人,以前在省裡衹是中層乾部,沒有那麽大的壓力,如今要跟縣裡那一幫子老手周鏇,如果不多一分心機,多一分手段,恐怕被賣了都還在替人家數錢。蕭崢難以想象,身爲縣.委書.記的肖靜宇,到底要承受多大的壓力?

蕭崢從位置上站了起來,問候了一句:“肖書.記,您好。”肖靜宇點了下頭,道:“蕭委員,坐吧。海燕,你也坐。今天我們都是自己人,沒外人,大家都不必拘禮,舒舒服服喫個晚飯。”

肖靜宇這話,讓蕭崢和李海燕相互瞅了一眼,兩人都有些意外。

他們兩人是第一次聽肖靜宇稱呼他們爲“自己人”。這要是換做其他的普通乾部,被縣.委書.記稱呼爲“自己人”,恐怕要心花怒放了。

蕭崢和李海燕心裡也都是一喜,兩人就都坐了下來。服務員先給每人上了一碗海蓡濃湯。蕭崢知道,海蓡這種東西據說是壯陽的,可今天在場的可是兩位女性呀。也不知道是飯店不講究,還是李海燕特意給自己準備的,她們也就一起喫了?

蕭崢也有點餓了,加上濃鬱的湯汁確實可口,蕭崢三下五除二就將一碗濃湯喫得一乾二淨。肖靜宇朝蕭崢看看,嘴角一笑,將喫了大半的濃湯放在了一邊,不喫了,而是問李海燕:“今天,我們喝點酒吧?”

李海燕問道:“肖書.記,白酒和紅酒都有。白酒有一種黑蕎做的,口感很不錯,度數也衹有42度,要不要來一點這個?”肖靜宇點點頭,說:“好啊,就來點黑蕎白酒,我們也不多喝,我們每人三兩,讓蕭委員來四兩,正好一斤。”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蕭崢小月的小說免費閲讀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艾趣閣只為原作者執掌風雲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執掌風雲並收藏蕭崢小月的小說免費閲讀最新章節